今日開始是M魚


by binofish
カレンダー

<   2006年 03月 ( 2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我的成分.......=[]=

binofish的成分如下:

膿:57.00%
微妙:9.83%
花痴:9.10%
撞豆腐自殺的勇氣:8.41%
三倍速:6.73%
腦漿:5.98%
高性能炸藥:2.95%

居然能这么有爱呀~
怎么能这么有爱呀~~

真实姓名的成分如下:

高手高手高高手:40.72%
G3毒氣:32.45%
心中的斷背山:14.15%
變態:10.71%
愛:1.89%

笑抽了~~

那么无聊的列举曾用名来测呀测呀~~

苏文的成分如下:

微型黑洞:38.28%
毒電波:25.66%
高頻雜訊:20.26%
撞豆腐自殺的勇氣:8.13%
天下第一舉世無雙絕對無敵真正非常超越超級震古鑠今空前絕後刀槍不入無堅不摧無所不能好厲害:6.61%
G3毒氣:1.04%

sora的成分如下:

天邊一朵雲:17.58%
愛心光束:17.01%
謎:16.46%
光:16.46%
大宇宙的意志:13.40%
御宅氣:12.70%
核子反應原料:4.56%
絨毛:1.83%


不,不用继续测了,我的脸都已经笑到抽筋了,我不行了~哈哈

那么有兴趣的话请点击我来接受测试吧~~

后来我们曾把各位队长、声优等的名字输入,导致全员瘫倒.........
太强了!!!>.<
[PR]
by binofish | 2006-03-31 23:18 | Questionnaire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昨天下午下班前就开始觉得胃不舒服,
当然一开始还以为是中饭吃少了,饿的........
然而还是我太天真了...

坐车回家的路上就开始觉得头晕,
胃持续痉挛中......
又有饿的感觉参杂其中,
真不是个滋味.......

晚饭只吃了一小碗稀饭,
不怕死的啃了个鸭掌,
胃继续痉挛中.....

7点就上床想要用睡觉来抵制疼痛,
然睡了醒醒了睡,
中间时间间隔居然不到半小时.......

到后来越躺越觉得头晕,
没办法,吐吧.....TAT

第一次吐得我四肢麻木,
脸也麻木,
用水抹了一下脸,
感觉好像上过吊的.......

以为这次吐了就好了,
谁知道9点钟正想睡着时那种头晕呕吐的感觉又来了........=[]=

没办法,
跌跌撞撞下床走到水池边,
又吐得我淅沥哗啦的.....
天哪,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都时隔一年了居然又让胃病复发........

这次把一回家就吃下的胃药和胃酸都给吐干净才算完......
感觉连胃和食道都要呕出来了........
真可惜没有开灯照镜子,
不然就我当时那状态肯定能和13叔吐血有的拼...=v=

晚上睡觉也不安神,
老醒,又难得入睡,
梦也多,
搞得我今天早上精神极度萎靡...

今天依旧胃疼,
早上没胃口,
吃了两口早点就走了,
今天还是阴历三月三吃煮鸡蛋的日子,
然,我看到那东西就作呕........
于是作罢....

在公车上因为没坐位,
胃又疼,
于是四肢又开始麻木,
我考虑要不要在下一站下车转道回家......
然而想到老板那张脸.....
作罢........

截至目前为止,
依旧持续胃痉挛中,
明天还想出去买衣服呢.....

算了,
明天再说好了,
现在.......
吃药,吃药....TAT
[PR]
by binofish | 2006-03-31 09:54 | memo

日记它到底是个啥啊?!

居然不能每天一篇那我还要日!记何用啊何用?!
最近文也废啊是图也废,整个人就剩废柴一堆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人生低谷最低谷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为什么连本尊都不知道啊!!!

那作业终于搞定一半,剩下的该怎么写头疼啊!
天气又开始热了,25度左右温度我还穿着厚厚的毛衣难道我热带人麽TAT
然而确实不热啊你要我怎么办?!

人生居然已经没有追求了啊~~~TAT

那么今日日记到此.......<(_ _)>
[PR]
by binofish | 2006-03-30 10:52 | memo

又開新章OTL

話説我是色盲還是色弱呢?
爲什麽每次上色都讓我頭疼到不行?!
好吧,扯點理由可以說是我沒有學過呀真的沒有你凴什麽不信!
那麽,以後就拜托MM教我呀畢竟是學這類專業比我肯定要擅長很多呀...TAT

另外那174攻200文因爲瓶頸問題暫時擱筆,那麽還是畫畫先.....
[PR]
by binofish | 2006-03-29 10:33 | memo

X011

果然没有那么简单的事呀~~
我说我真的对OXXXU没辙【摊手】
那可爱的摆渡先生实在是难以帮到忙...OTL
作业啊!!!我该拿你怎么办?

看来最近都会很忙非常忙very忙啊~
公事、小KIRA生日图、作业、4JJ生日图、白宫文............
那么要加油了.=A=

啊~对了,劲期待BK报呀!!
[PR]
by binofish | 2006-03-27 20:34 | memo

都是嘴贱惹的祸

唉,谁会知道呢~
得罪了不得了的人,当然指对我来说..........
怎么办?
那人很难安慰的啊~
就算说对不起也不一定有用..........
还以为凭我们的关系不会因为一个字、一句话而闹翻,
当然只是他单方面......
叹气,
只能好好哄了吧...
谁叫我这么好欺负呢?摊手
嗯,绝交半个月啊......
真苦恼.....
以后用Q聊天还是得多注意点了,汗死
这倒不知道到底是怪自己嘴贱还是手贱.....
[PR]
by binofish | 2006-03-26 17:33 | memo
精神年齡鑑定請點我!

結果真是~~~~~~~~~好哇~~~~~~~=v=

鑑定結果

您的精神年齡30歲

與您實際年齡差6歲

幼稚度68%

成熟度36%

老化度50%

我果然是歐吉桑........TvT
[PR]
by binofish | 2006-03-26 00:50 | Questionnaire

干的好!女王陛下!

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你麽?
你们几个我都要!
为什么不可以?
你们要的是一对一?就这样?你们不是要我的感情麽?
谁说我不是认真的?
我对你是认真的,对他们也是!
爱?我不觉得自己有爱情。爱情对我来说,似乎还是个遥远的东西。
不安全的感情,很抱歉,我一点都不喜欢。
----------------------------
那么,女王陛下,我已经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了!笑抽
我相信这是爱啊~
既然大家都爱我,那么便都来我的后宫吧!
继续笑抽
----------------------------
于是今天就在如此之兴奋状态下糊弄过去了╮( ̄v ̄)╭

女王陛下和他的兩位國王以及一位騎士的故事=v=
[PR]
by binofish | 2006-03-25 16:59 | Novel Commen
“那麽,”sora用筆敲了敲桌面,“這倆人就這樣結束了?”
  “呵呵,”他向後靠上沙發,微微一笑,“覺得可惜麽?”
  “縂覺得有些奇怪啊……”sora盯住男人的臉,希望能瞧出點什麽端倪。
  “没什麽好奇怪的,”頓了一下,他側身看向窗外。
  “本來他就該死,就算女人不殺他,他也逃不脫法律的制裁。”
  “哼哼,”sora不可置否的聳聳肩,“也不一定啊。”  
“沒錯,其實他是有機會殺了女人然後逃命的,你也知道的吧,那把小刀。”
  “可惜没用不是麽?”sora嘆了口氣,低頭在筆記本上寫了幾個字,然後合上。
  “沒有必要啊~”他站起身朝門走去。
  “是啊,確實沒有必要……”sora空幽幽的聲音在他背後鄉起。
  他揚了揚手,開門走了出去。
  他沒有回頭,也許是害怕看到sora透過鏡片投來的目光,好像把什麽都看透了一樣。
  “如果他不死,你又該怎麽辦呢?”sora站起身來走到窗邊,看著走出大樓男人的背影。
  “如果他不死,我怎麽可能站在這裡呢?”他擡手摸了摸藏在衣服下的傷口。
[PR]
by binofish | 2006-03-24 17:12 | Novel
今天是銀天娛樂公司最近捧紅的新人緻姬的生日宴會,諸多圈内名人都應邀前來祝賀,當然身為當今娛樂界最紅的明星——白君也是受邀人群中的一個。
好不容易擺脫了自進門來就不斷前來搭訕的男男女女們,白君端著杯香檳來到會場的角落,冷眼看著那些挂著僞善的面具互相寒暄的人們。
他就真不明白了,銀那傢伙干嘛非要自己來不可,他和緻姬的老闆不是死對頭麽?他死都不會相信臨走前他說的話,
“再怎麽說人家也算是你的青梅竹馬,並且對你念念不忘,不論如何都希望你能去參加,我這麽好心的人當然義不容辭的答應咯~”
“切!”他抿了一口香檳,看到有人朝他走來,他揚了揚眉果然來了。
“你好,白君先生,藍染先生有請。”來人恭敬的朝白君行了個禮。
果然,他就知道没這麽簡單,原來是對手打探軍情來了,指望從他這裡得到什麽小道消息好打擊他的公司麽。
白君冷哼一聲,他没什麽可畏懼的。藍染這個人他曾見過,一臉溫和的老好人樣,真不知道是怎麽在圈裏混出來的。
點頭示意面前的人帶路,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就不信有人能拿他怎麽樣。

* * * * * *

“裏面請。”男人推開面前的大門,擡手請白君進入。
“嗯。”他走進房間,環顧了一下屋内的裝飾。
一走進房間便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房間的正中閒是一張大號的水床,落地窗被巨大而又看似厚重的窗簾遮住,怎麽看这房間都不像是用來談話的,倒像是,倒像是……
“喀啦”正當他覺得奇怪的時候,身後的門發出了被鎖上的聲音。
“坏了”他就知道有問題,但没想到這群人敢光明正大的將他軟禁起來。
他用力轉動門把手,門卻絲毫不動,氣惱的想用力踹了門一下,卻發現四肢居然開始有麻木的感覺。
“該死,是那香味……”
一旦發覺自己被人下了迷香,那種麻木的感覺便猛然的侵襲到了全身,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莫名的熱潮。
白君想趁自己還能活動的時候,從窗戶那逃出去,他認定了這些人就算把門鎖了也不可能完全把窗戶給封起來。
喀啦一聲,門又被開啓了。
為了防止對方知道自己還有逃跑的意識,他就近的趴在床邊一動不動。
來人關上門順手鎖上,慢慢走到他的身邊想扶起他到床上。
聞到來人身上的香粉味,是緻姬,他稍稍放鬆了警惕,任她把自己擡起身來。
微微睜開眼睛,眼前的女人身著半透明的性感睡衣,他感覺自己體内的熱氣猛然直沖下半身。
原來是要製造醜聞麽,暗自嘲諷藍染不入流的手段,他以爲這麽做吃虧的會是自己麽?
皺了皺眉頭,他趁著倒向床的一瞬用剩餘的力量用力的劈向她的後頸,緻姬畢竟是個女孩子,哪受得住如此大的力道,只哼了一聲便癱軟到床上。
突然少了支撐的力量,他也順勢倒向床去。
“嗯……”身體變得燥熱又敏感起來,不能再等了,他可不能在這裡出洋相。
深吸了口氣,他雙手護頭沖向落地窗。
只聼到“砰”的一聲,窗戶上的玻璃四散,白君順勢摔了出去。
還好这裏只是二樓,摔出來的時候他拉住了旁邊的窗簾,窗臺下又是鬆軟的草坪,所以在落地的時候並沒有傷到。
現在他也管不了這麽多了,只想快點離開這裡。
也因爲如此,他並没發現在三樓的窗戶裏有兩雙閃著異樣光芒的眼睛,從他一出現便盯住他,好像獵人盯住自己的獵物般,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TBC
第二章更新中
[PR]
by binofish | 2006-03-24 12:09 | 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