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開始是M魚


by binofish
カレンダー

カテゴリ:Novel( 18 )

人名及文名暫時腦殘中
先丟上隨想的一些基本設定吧
其實也想自己畫畫人物形象的.........MAA,還是算了吧~~~

這是一個正與反完全相反的世界。【注1

白,關鍵詞:拒絕。
年齡:28歲,身高:183cm
家中經營著一個巨大的溫室——拿溫者【注2】。表面看起來是個很溫柔的人,但實際是個沒有情感的情報販子。

黑【注3】,關鍵詞:融合。
年齡:26歲,身高:180cm
普通的公司職員,現兼任拿溫者園藝師。常常做些在他人眼中看來是很無情的事情,實際上是個不懂得為自己辯護的老實人。

B某人的廢柴解釋時間:
注1:這種完全是意識流的東西,其實這里所謂的正與反完全相反并不是指現世,而是指某些感覺......之類的東西。

注2:拿溫者:其實就是某個不會取名字的廢柴隨腦想到的東西,暫時不具任何意義,當然也不排除在構思后期拿來YY的可能性。=____,,=

注3:白和黑,在這里都不是最后確定的人名,只是個代號。暫時解釋為互為天敵,以及故事背景里傳說中的絕對兩人的代號。

故事構思大致說明:
不會想要寫兩人之間的互斗,其實更萌兩人之間微妙的相處。
一開始想過那種懸疑式的內容,不過可惜本人的腦容量不夠= =
定位的話也許是年下,當然我也是互攻派的=3=
再說來年齡和身高這種東西算是最好設定的了
星座和體重什么的就完全不擅長了到底我擅長過什么呀.......抱頭ing
不過說來這種東西根本就沒人愿意去看吧?吧!TAT

[PR]
by binofish | 2007-12-08 00:45 | Novel
大概是小說什么的看興奮了吧....=3=
太喜歡你儂我儂的HAPPY ENDING簡直受不了男主角們之間被外人惡意的搞破壞

同性戀又怎么了?!
一不偷二不搶的,有必要那么一臉天要塌下來世界就要毀滅的樣子么?
蘇文在心里暗暗翻個白眼
不過自己現在這樣子確實不好見人就是了
雖然上半身半脫半掛著襯衣,可是身后人的某個炙熱部分還在自己身體里,好像沒看到目前的情況一樣毫不在意的持續抽插著
“嗯——”頂的深了,他悶哼一聲,帶著幾不可聞的性感
眼前人在聽到這聲音后臉“唰”的變得通紅
“呵呵……”他微微側身輕拍了下身后的人讓他別再動了,他有話要說
“別一臉扭曲啊親愛的”語調輕浮一如他往常所認識的他“還想對我講什么大道理嗎?”
“你——”他忿忿,想要指責他毫無節操的行為卻又想到這種人絲毫也不會在意,聲音便卡在嗓子里,上上不得下下不去。
“啊啊,我也沒辦法呀~”蘇文微微向后靠去,男人前傾雙手環住他把他圈在自己胸前
誰也不是天生的同性戀,這男人一開始不也是和自己兩看兩相厭嗎
可是日久生情這詞也是在確實發生過這種事后才被發明出來的吧?
他定定的看向眼前幾乎顫抖的男人,他瞞不過自己的雙眼
他對他的男人有著異樣的執著和崇拜,如果不是自己出現的話.......也許.......
哈哈,可是勝利的是他啊~
比起他只敢遠遠的觀望,自己倒顯得更狡猾一些
在剛明了自己的感情后便找了機會將自己打上蝴蝶結送給男人
一切順理成章
整個過程順利得讓自己感動的想哭,當然男人也成功的讓他哭了出來,在床上
他討厭艱苦的愛情歷程
特別是外人對自己感情方面的干涉
所以在他所認為的威脅還未影響到他之前便會傾盡全力去抹殺掉一切
愛情,不過是兩個人之間的事,不相干的人來搗個屁的亂啊?
在心里比出個下流的手勢,臉上又浮現出微笑
他看著他,不需要多余的語言
他知道,是自己輸了
并不是自己沒有主動出擊,而是自己沒有他的.......下流
這個認知讓他感到羞恥,居然因為這么個理由敗下陣來.....或者說他根本也沒把自己放在眼里過....
“可惡”看著蘇文一臉調笑,看著自己曾經戀慕過的人伸手在那個他厭惡的人身上游走。
甩上門,不愿意繼續看兩人的濃情,他從來就不屬于自己他明白
就算是剛才那種場面他也沒有多看自己一眼,暗自嘲笑自己一番轉過身又是一條好漢
“真是可愛的孩子不是么”他轉過身嘴貼上他的
男人沒有出聲,伸手覆上他大腿想要抬起繼續剛才未完的事
卻被蘇文按住,他輕啄他的唇,一臉害羞的表情
“我來幫你”
他蹲下身跪在他面前,撫摸他依舊堅硬的肉棒
親了親又舔了舔,直到撩得對方受不了的按住他的頭才乖乖的含入口中殷情的侍弄著
濃重的喘息聲,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他的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身體在吶喊在嘶吼
狂亂的想要眼前這個人,想要的身體都發疼了
狠狠的,狠狠的貫穿我吧!
尖叫著,不是因為疼痛而是身體里被填得滿滿的滿足感
他終于完整的得到這個男人了,誰都搶不走誰都無法從自己身邊奪走
哈哈哈哈,他簡直想要仰天長笑
男人像是早就知道這人的習性用手握住他的下巴輕扭過來深深的吻住連同他未出口的囂張一起
早就知道這個人的狡猾了,早知道卻無法拒絕
就算是像剛才發生的場景,他無所謂的就如同他無所謂一樣
總之他的心是他的,他的身體也是他的,所以就算阻礙再強大也別指望他們任何一個人會放手
最終的結局是皆大歡喜,讓那些心里嫉妒得冒泡的人都去死吧!哈哈~凸(=v=)凸
[PR]
by binofish | 2007-09-17 22:55 | Novel
艰难的睁开眼,触目皆是......刺眼的白........
这是哪里?我怎么了?
“啊,你终于醒了”转过头看到一张满是疲惫的脸庞充满了喜悦,为了什么?是为了自己么?
“你.....”张开嘴才发现嘴里干的连发出的声音都是沙哑的。
“啊,你别出声,等我给你倒杯水来。”男人匆忙起身,却突然向旁边倾倒。
他伸出手,愣了下,不知道是想要去扶他,还是收回来。
“小心点。”另一个人的出现,挽救了面前人和地板的亲密接触,虽然地板上铺的是榻榻米,但他不觉得面前一脸脆弱的男人能经得住这么一摔。
“我来吧,你休息一下,浮竹”穿着夸张花色T-shirt的男人将那个人抱到旁边的棉絮上。
那男人脸上难掩的温柔让他不觉握紧拳头,心里好像被什么梗住了一样,很难受。
“喝完水就先睡吧,有什么想问的等明天一早再说。”花色T-shirt男人看着他把一杯水喝完,转身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留下了这么句话。
“....啊.....嗯........”躺下身,他转身看向睡在离自己不远处的男人对自己笑了笑,不知为何有种安心的感觉,渐渐的进入梦乡。

他正坐在那里接過面前人給他泡的茶,慢慢品嘗起來。
浮竹看著他,剛剛兩人大概聊了下,好像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記得了呢......
他苦惱的想著,雖然就算將他留在身邊照顧他也不是什么很困難的事情,可是不能再給店長添麻煩了,只有......拜托那個人了吧.......
“唉......”輕輕嘆了口氣,引得對面的人面露擔心的看著他。
“我沒事”浮竹笑笑,居然連他都來擔心他了,自己是不是表現的太脆弱了呢?
“白哉”他叫出他的字,“雖然不愿意,但是很抱歉我沒辦法把你留在身邊照顧。”
“.........嗯”放下手中的杯子,低下頭輕輕的應了一聲。
“啊,但是”就算頭發擋住了他的臉,浮竹還是能夠想象得到他脸上一定布满了失望,連忙補充道“我讓京樂去聯系了一位朋友,他一個人住,你可以暫時住在他那里直到你恢復記憶為止........我”
“叩叩”話還沒說完紙門上便響起兩聲輕輕的敲門聲,門被拉開,來人身著一件黑色褶皱衬衫配上一条简单的靛蓝色TYPE 1牛仔裤,脸上挂着看起来很耀眼的笑容。
“打擾了”他走到白哉身邊,随手扒了下因趕路而略顯凌亂的頭發,然后弯腰看了身邊规矩的坐在那里的人一眼。
“就是這孩子么?”京乐已经在电话里把他的情況簡單了對他做了個說明。
他想反正自己一个人住,而且对方也是个能够进行简单生活自理的男孩子,虽然对于这孩子的来历充满了好奇,但因为是浮竹的拜托所以他也算欣然接受。
“那我们走吧”海燕笑着向白哉伸出手道。
白哉抬起头看着他的脸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浮竹。
既然是他决定的........这个人应该可以依靠吧........

“啊,家里只有一张床,你不介意和我一起睡吧?”一到海燕家里,他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抓了抓脑袋。
“.......嗯,没关系”刚说完就有一只大手伸过来揉了把他的头发。
“这就对了嘛,既然有那么好听的声音干嘛总不作声呢”想到一路上不管他怎么找话题,这孩子总是不和他搭腔,搞的他怪郁闷的。
现在总算是出声应和他了,说完哈哈笑了几声,便带着白哉熟悉家里的环境。
在家里逛了一圈,白哉很讶异这个独身男人的家里居然这么整洁,连厨房也是。
“嗯....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出去吃饭吧”海燕拿上门钥匙转身准备往外走,却突然感到衣角被拉住。
“在家里吃就可以了”白哉松开了手说道,他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麻烦。
“虽然你这么说”海燕扒了扒头发,好像很苦恼的样子“可是家里什么能吃的都没有啊....”
作为一个作息时间极其不稳定的刑警,虽然家里被某人强制性塞满了家居用品,可他一次都没有在家里开过伙,每次都是在外面随便买点什么解决一下就好了。
“...........”白哉沉默了一下,然后猛的抓住海燕的手“那以后我来好了!”
“啊?”他突如其来的话让他一时没会过意来。
“我应该能做的”白哉语气坚定,他觉得自己应该做过类似的事情。对于厨房里的东西他有种熟悉感,大概自己有记忆的时候曾做过吧。
“就凭你这小身体么?”海燕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别担心,虽然我的薪水不多,但供我们俩吃喝是绝对够的~”
白哉皱皱眉头没有再说什么,懒得理他的径直向大门走去。
果然还是个孩子,海燕呵呵的笑着跟了出去,幻想着以后的生活一定不会枯燥。

第二天海燕难得的在正常的下班时间回到家里。
一进门就闻到扑面而来的饭菜香味,心里想着难道是她心血来潮的来给自己做晚饭么。
走进饭厅看到满桌看起来很美味的食物。
“诶,他们走了么?”海燕迫不及待的拿起已盛好饭的碗,大快朵颐起来。
“谁?”白哉一脸茫然,看到对方开动了自己也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哄鹤啊【空鹤啊】”海燕满嘴饭菜有点吐词不清“唔素她还人来握的么?【不是她带人来做的么】”
“我做的。”
“嗯.....啊?啊?咳咳咳咳......”差点将饭一口喷出来,不知道该咽还是该吐的饭粒呛得海燕眼泪直流。
“我说是我做的”有这么难以相信么?自己不是和他说过么....白哉面无表情的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咳咳.....谢.....谢谢”他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接着说道“你居然真的会做饭?!你恢复记忆了么?”
“好像就记得怎么做饭”他摇摇头“其他的还是都不记得。”
“哦...”海燕应了一声,心里嘀咕着这孩子家里是怎么教育的,怎么这么小就要求会做饭菜了呢?
待他把桌上的菜全部席卷一空,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以后,伸手又揉了下白哉的头发,满足的叹了口气。
“那么以后的三餐,不,两餐就够了,就拜托你了”开心的继续将他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揉乱,“中午的话你就自己弄点喜欢吃的,晚上我会尽量准点回来吃你做的饭。”
“嗯....”没有阻止对方揉自己的头发,只觉得耳朵有点烧的慌。

“唉呀,你们这样简直就像新婚夫妇嘛”走在回家的路上,白哉想起终于知道是海燕妹妹的那个她,在又来过几次家里以后,给他们俩目前的生活下了这么个定义,“虽然那个妇有点过于年轻....哈哈”
“呵”白哉轻笑了起来,突然愣了下, 有点不自然的咳了声收回了笑容,继续向马路对面走去。
海燕今天外出办案完毕,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前面刚买完菜往家里走的白哉,正想要开口叫住他,却突然听得他一声轻笑,头发下若隐若现的耳朵微微泛着红晕。
他也愣了一下,然后傻傻的笑了起来。
原来那孩子也会笑也会害羞啊,真可爱。
加快步伐想要在他过马路之前叫住他,突然路边一辆货车猛的加速朝他冲了过来。
“小心!”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在白哉感觉到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正要回过头来看的时候。
离他不远的路边一辆货车突然冲了出来,可是目标不是自己?那是.......!!
当海燕意识到对方的目标是自己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往回跑了。
就在这时他有人叫了一声小心,然后自己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开。
货车也好像失去了控制般笔直的向马路边的店铺撞了进去。
“白哉!白哉!”马路上没有人影,海燕吓得脸色惨白,他冲到货车撞进的店铺里大声的呼喊着白哉的名字。
“海........海燕先生.........”车头的废墟处传来微弱的呼喊声。
“白哉!”海燕寻着声音看去,店内灰尘漫天人影绰绰,让他看不清他具体的位置。
“你等着!白哉!”他焦急的搬动着门口被撞落的石块,他的声音在发抖“没事的,你别动,我马上救你出来!”
“..........”白哉张了张嘴,好像说了点什么。

待到交警和消防队员们将现场处理干净,海燕却得到一个意外的答案。
伤者只有一名成年人,好像是上次海燕处理的案件的关系者,没有看到小孩子.........
没有?
当浮竹和京乐得知海燕出交通事故而赶到现场的时候,只见他拉住一名交警的衣领猛的来回摇晃,嘴里大声重复的嚷嚷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我明明刚才还看见他在里面的!怎么可能没有!!”
他们赶紧将他从交警面前拉开,浮竹不停的向对方道歉,好在对方已经得知海燕的身份和事件的起因而没有过多的责难他们。

接下来的日子里,因为担心海燕目前的状况伤害到自己。浮竹不得以在征得店长同意后,强行的将他留在店里留在自己身边好看住他。
直到自己旧疾复发住进医院,海燕才因为担心他的病情而使得激动的情绪稍有平息。
“海燕,你要注意身体,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太让人担心了”浮竹躺在病床上,苦口婆心的劝着面前不修边幅的憔悴的海燕。
“嗯,我没事的”他抬起头勉强的将面部肌肉拉扯成一个笑脸样。

“哥哥,白哉哥哥,你看~呵呵~”窗户外传来阵阵的欢笑声让海燕的身体猛的一阵。
“唉?海燕?你要去哪?”看着他突然站起身连撞倒的椅子都来不及扶就冲了出去,浮竹担心的赶紧下床想要追过去,却被刚进门的京乐给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快去把海燕追回来,他现在的状态很容易出事!”浮竹有点恼怒眼前人出现的不是时候。
“别担心”京乐将他抱回病床,用食指在他唇上轻轻一点“他没事的,相信我。”

“呼呼.......呼呼..........”气喘吁吁的跑到医院的后庭院,海燕扶住一棵树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则死死盯住前面不远处的背影。
“白哉哥哥~你渴不渴?我给你买点水去吧?”短发的女孩子跑到那人面前,看着他点了点头又跑开了。
“白......哉......?”海燕从树后走了出来,不确定的喊出对方的名字。
眼前的人转过身来,虽然年龄让他觉得不对,但是样貌没有太大的变化。
“海燕......先生?”白哉的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疑惑的表情。
“果然是你!”他大步上前一把抱住他。“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长得这么大但真的是你!你没事太好了!”
“你是谁?”刚才去买水的女孩一回来,看到一个脏兮兮的男人抱住自己的兄长,激动的简直要尖叫出声“快放开我兄长,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啊,这孩子是谁?”海燕稍微松了点劲,却还是怕他又突然消失一样从背后圈住他,疑惑道。
“这是舍妹,朽木露琪亚。”白哉皱了皱眉头,却没有拉开他的手,“露琪亚,这是志波海燕先生。”
“别再叫先生了,就叫我海燕吧~”仿佛这几天的不眠不休都没有存在过,海燕觉得自己现在好像又充满了活力,一边向白哉撒娇似的抱怨一边和露琪亚打着招呼。
“啊,你就是兄长醒来之前一直叫着名字的那个人啊?啊!”冲动的把话说出口,感觉到从兄长身上传来的冰冷视线,露琪亚心里大叫着不好了。
“唉?醒来?什么醒来?”海燕一脸茫然。

接下来的几天,海燕靠着本就生的英俊的脸庞和会哄女孩子开心的手腕,从那名叫露琪亚的女孩口中打探到不少的消息。
后来又咨询了不少朋友,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连了起来。
大约是朽木白哉因车祸导致意识丧失,因为并没有死亡可灵魂却离开了身体,变成为了生灵四处游荡。
然后阴差阳错的被海燕带回了家,又阴差阳错的因为另一场事故而使得灵魂回到了身体里,前几天才苏醒了过来。
不过让人不解的是,一般来说生灵回到身体后,身体的主人应该是记不得任何那段时间的记忆的。
可是他却记得的很清楚,海燕的朋友断言其原因应该是那人心中对那段记忆抱有强烈的感情才导致的。
当海燕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对着白哉傻傻的笑了一天。
“浮竹病的还真是时候........” 海燕把额头顶在白哉的肩膀上,闷闷的说道“不然差一点就错过了.......”
“不要乱说”白哉想要把他拉开。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海燕抬起头,定定的看着白哉的眼睛。
“什.......”还没等他说完话,对方的唇就欺了上来。
他深深的吻住他,将舌头探入他的口中,双手紧紧的拥住他不顾他的挣扎,他差一点就要失去他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他微弱的颤抖,白哉放松身体任他吻个满怀。

“好了,大团圆,小孩子别看了下面的少儿不宜。”京乐一手搂住浮竹的腰,一手揽过露琪亚的肩头,将两人从门边拉走,来到浮竹的病房。
“唉?唉?”露琪亚不依的想要挣脱,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有点担心兄长受到欺负。“放开我!”
“你现在去的话,也许白哉会生气.......也不一定。”浮竹好像想通了什么,笑着靠倒在京乐怀里。
“不会吧........”小丫头有点犹豫了。
“别担心了”浮竹拉过露琪亚的手拍了拍,“他们会很幸福的!”

是啊,他们会一直这么幸福的。
[PR]
by binofish | 2007-01-29 23:13 | Novel

藍銀篇初稿0..0——冤家


嘖,無聊!
悄悄的在沒人注意的時候打了個哈欠,銀抬手抹掉眼角析出的眼淚。
好像小孩子的鬧劇一樣,本以為會很有趣才答應來看看的。
可是看著眼前亂斗的場面,他絲毫也不想參與進去。
嗯?那個是........

夜色迷蒙,今夜的中心公園顯得特別安靜。
“藍染先生.....”女孩怯弱的出聲,微微側過頭看著坐在身邊的那個人。
“真可愛”男人低沉的嗓音振蕩著女孩的心,他以手挑起女孩的下巴,傾上前想要吻她。
猛的肩頭一重,兩人中間愣是被插入第三個腦袋。
“女人,這么晚了還不上床睡美容覺,跑到這偏僻的地方來勾引別人的男人會不會太不道德了?”一開口就是尖銳的問話,女孩的臉色頓時煞白。
藍染松開手,看著這堆滿滿笑容的側臉,實在不知道那充滿毒氣的語言是如何從那形狀漂亮的嘴里說出來的。
有趣!
“你!”女孩看著銀的臉,覺得自己好像是被毒蛇盯上的獵物般,背脊發涼冷汗直冒。
“嗯?”銀的臉又往女孩面前移近了幾分。
“藍....藍染先生,我先走了,下次店里見.....”慌忙站起身,朝藍染鞠了個躬,然后逃似的離開了公園。
“啊.....真沒意思....”銀直起身子,朝著女孩逃離的方向嘆了口氣。
“等等”在銀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藍染伸手拉住他帶往懷里。
“你把我重要的客人趕走了,該怎么補償我呢?”故意在他耳邊輕聲說著曖昧的話語,藍染期待的看著他的表情。
“你不是就等著我把她趕走么?”銀掙扎了一下見對方沒有松手的意圖干脆挑了個舒服的姿勢倒進他懷里。
“這么有把握?”藍染挑了挑眉,語帶笑意的說道。
“不然為什么每次我出來參加群毆你都會帶上不同的女人來這里約會?而且恰好選在我看的見的地方,難道是我太自作多情了么?”銀抬眼看他。
“呵呵”藍染輕笑道,“為什么不說是你專門挑在我約會的時候出來?”
“...........”是這樣么?銀皺了皺眉頭在心里問著自己。
“既然我們倆的約會都被打擾了,那么今晚要和我共渡么?”藍染開口邀約道,他很訝異自己對他的興趣已經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好啊”銀的臉上掛上魅惑的笑容。

他不是他品嘗過的第一個男孩,但總覺得他有些什么很吸引他的地方。
品嘗著他的身體,他覺得他好像一個黑洞一般將他吸入他的身體。
充滿他,狠狠的,讓他感到無限的快感。
聽著他壓抑的呻吟,他覺得自己的心里被填的滿滿的,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比以往的更興奮的經驗,讓他想要狠狠的凌虐他。
就著相連的體位,他將他翻過身來,再次用力頂入他。
在他抽吸的瞬間重重壓上他的嘴唇,將他未溢出的尖叫含下。
夜漫長,他想要慢慢的完整的品嘗他.......

接下來的幾周他們重復著這種游戲,樂此不疲。
每周的那個晚上,藍染依舊會帶上不同的女子去那里約會,然后被同樣在那里從一群不良小子們群毆中脫身出來的銀打斷,兩人再一起跑到藍染房間激烈的做上一整個晚上。
當習慣了這種相處模式以后,對于這個晚上銀突然的不見蹤影,藍染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少了點什么似的。
為了平息體內莫名的感覺,他將眼前的女孩帶回那個曾只和銀渡過的房間。
是在........和誰賭氣么?

再次看到銀,還是在這個房間。
面前的人嘴角滲著血,臉上和手臂上滿是瘀青和擦傷。
“怎么搞的?”藍染緊皺著眉頭,看著他毫不在意的抬手和他打招呼,又毫不在意的推開他進入房間。
“被人照顧了一下,記得第一次那女孩兒么?”銀靠在墻上,環顧了下房間。
“嘖嘖,我才一不在你就耐不住寂寞了么?”話題猛的被扭轉,只因他在房間內嗅到了別人的味道。
“你在嫉妒么?”藍染走過去貼近他。
“不,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啊,親愛的”銀訕笑道,“你不就是靠這個生活么?”
“我喜歡你...”藍染欺身上去伸出舌頭重重的舔舐他嘴角的傷口。
“嘖...”銀張嘴想要去咬他卻被對方的手鉗住下顎不能動彈,只能任憑他滿臉舔舐他的傷口,然后將舌頭伸入他的口中,掠過他的皓齒,摩挲他的舌頭。
“嗯......”在銀的感官撩得正高的時候,他放開了他。
“你是狗么?”嘴角還掛著銀絲,銀覺得有點喘,不知道是因為剛才的吻,還是因為........他的話。
“你喜歡我。”藍染笑著又說。
“.......”銀瞇眼看他,這個人到底哪里來的這么大自信。
“所以我們算是打了個平手...”藍染邊笑邊輕啄他的唇。
“平手么?”銀又回復了以往的笑臉,側身躲過藍染的溫柔攻勢,跑到房間里。
藍染跟了過去,冷不妨被推倒在房屋中間的大床上。
“輸的可是你喲~”銀坐到他身上,故意摩擦著他的下身。
他拉下他的頭,狠狠的吻住他。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贏啊,gin”藍染翻身壓住他,居高臨下。
“今晚我不會讓你睡的”銀扯開他的衣服,上下撫摸著這讓他著迷的身體。
“我很期待”再次吻上他,房間內呻吟再起。
這兩個人大概會就這么糾纏一輩子.......吧。
真是令人期待啊.....

----------------------------------OVER--------------------------------

果然,和想象中差的有些遠..........OTL
不過總算是寫完了呀,抹眼淚....
等再修改幾次后,再發到BK上好了....反正也不指望什么回帖率呀我就只是為了那獎勵而已=3=
[PR]
by binofish | 2007-01-29 18:11 | Novel

霧氣朦朧

1、今天早上武漢下了場大霧,我出門的時候大概7點,在霧中能見度不足20米。
總想著會不會就這樣走著走著就和什么東西撞上了.......
汗,好吧,我并沒有瞎,沒那么夸張.....
為什么天氣一不好的時候公汽上的人就會爆多呢?OTL
直到1個多小時后我到了公司霧氣才幾乎完全散掉。
今早機場的早班機也被延誤了不少吧?
為什么我總是想到飛機呢?又想跑路了么.=______,=

2、中午超想睡覺........OTL
簡直連眼睛都睜不開了,可平時的作息時間都一樣也沒看犯困啊.....
難道真的是因為春天來了?或者是因為難得的好天氣?
哈欠連天~~~~~~~= =

3、上車不主動投票的廢柴們都給我去死吧!去死呀!!

似水也流年<<——其實和下面的文章絲毫關系也無= =|||

京浮篇——短到死呀微微H呀~XDDDDDDD
[PR]
by binofish | 2007-01-24 14:30 | Novel
血色花園 PASS
南瓜剪刀 GET

------------------------------------

1、暗夜如晝,今晚的月亮好象特別的圓呢。

身邊淅淅嗦嗦的聲音讓一向淺眠的binofish睜開眼睛
“怎麽.......又要出去了麽?”
眯著眼,借著窗外透進的月光
binofish看著剛整理好裝束的雙魚狂骨正把節操別到腰帶裏
和在學院時幾乎都没什麽改變,在他眼中總是那麽可愛、穿什麽服裝都好看的妹妹
“嗯,最近輪到我帶新人巡邏呢~”
雙魚囘過頭來,朝著床上趴著的人笑了笑
“啊啊,就是升上了三番隊的輔佐也不輕鬆啊...”
binofish動了動,抱怨似的説道。
早知道當初怎麽樣也要阻止她進番隊
而且爲什麽她就是不願意來自己所在的五番隊呢?
來自己的番隊的話,他也好就近照顧她嘛....
他把頭埋進枕頭裏悶悶地生自己的氣
“哥哥...”雙魚輕笑著嘆了口氣,走囘到床邊替他拉上了滑到腰際的被子
“小心點”在雙魚即將關上拉門的一瞬,從枕頭裏再次飃出聲音來。
“嘻嘻,遵命!”

“你知道麽?最近發生在BK的暗殺事件?”
雙魚剛離開不久,窗外便傳來一聲輕問。
“我們有个同伴被殺了,就在剛才...他臨死時告訴了我兇手的樣子...”
血瞳の話術師頓了一下,床上的人卻沒有任何動靜。
“如果你還不動手的話,那麽我來!我不能拿同伴的命開玩笑!”
風聲驟起,窗外又歸于平靜。
房間内,只聽見輕微的呼吸聲。

2、秋夜的夢,夢裏帶有血的味道。

“果然是你呢,浮水春竹。”
狂亂牡丹準確的對準了面前人的胸口,拿刀人的口氣卻顯得懶洋洋的
浮水一臉微笑,絲毫也没因爲目前的形勢而感到慌亂
兩個人就這麽對站著,帶著些許涼意的秋風拂過兩人的臉頰
風中帶著些許的柑橘甜味
“真是平和啊”binofish突然開口
“你說是麽,妹妹?”嘴角漸漸淅出些許血絲,口氣中卻沒有絲毫意外
插在胸口的刀在顫抖,binofish低頭,果不其然,是節操
他笑笑將狂亂牡丹收回鞘中
“哥、哥哥?!”雙魚有點驚訝,慌忙抽出刀來
binofish悶哼一聲,用手捂住傷口轉過身來,他努力不讓自己倒下
雙魚看著眼前生命正一點一點的從胸前的指縫中流逝的這個曾經最愛護自己的哥哥
眼淚禁不住的奪眶而出
她丟開刀,一把抱住binofish,慢慢讓他滑躺在自己的膝蓋上
“為,爲什麽”雙魚一臉的難以置信,伸手想要幫他阻止血液的狂奔
“記得你從靈學院,咳咳,畢業的時候......我說過什麽麽?”
binofish伸手去拭擦雙魚臉上的淚水,笑著回憶

3、柑橘的味道,他拼了命也要守護的味道。

“我傢的小雙兒終于要畢業了呢,哥哥好高興呀~”
binofish握住雙魚的手,誇張的擠出了幾滴眼淚
“哭個什麽呀,笨蛋哥哥,同學們都在看笑話呢”
雙魚把binofish拖到學院後面的樹林邊,甩開他的手輕輕敲了一下他的腦袋
“雙兒”binofish突然變得一臉正經,他擡頭透過樹葉的縫隙看著有些刺眼的陽光
“哥哥會一直保護你的!不管你入不入番隊,不管你入哪個番隊都...”
“哥哥會滿足你的願望,就算需要我的命也,一併給你!....”

4、結局,永遠就只有一個結局。

“笨蛋哥哥...”
話語的尾音被風聲帶走
膝蓋上的人看起來很安詳
他知道這樣她就能真的得到她所想要的
他愛她
一直都
所以就算用自己的命也好
他會滿足她的願望的
就算再重來一次...也......

----------------------------------------------------

這完全就是自殺呀~
我果然欠虐TAT
那麽再一次朝著夕陽落山的方向吼——文筆那是什麽呀?我根本完全不知道呀口胡!!

另,剛才知道,人如果不在半夜12點前睡着[注意,是睡着不是睡覺喲]的話,思想就會變得混亂喲~

另又另,果然還是到日本的明天了麽可惡!!=皿=
我這裡分明還是中國的今天呀口胡!!
[PR]
by binofish | 2006-11-19 00:39 | Novel
PART A
一、
“喲,早上好,binofish學長。剛才那個人........是誰啊?”
“啊,早上好,番茄”剛和爹爹談完公事分手,轉身便看到這個在新生中小有名氣的番茄君。
“那個人,是現任三番隊副隊長——楊一。”
“哎~~~那個人就是人稱鬼之副長的楊一教官麽?”
我點點頭,說了聲失禮便轉身離開。
我沒有注意到番茄此刻的表情,也完全沒有考慮過和爹爹幾乎没交集的番茄此刻爲什麽會對他如此感興趣。
而此時的大意,讓後來的我背負了深深的後悔和自責。

二、
“啊,bino”爹爹從堆積的公文中擡起頭來,叫住正準備離開的我“你.....認識一個叫番茄的新生麽?”
“有過幾面之緣”我轉回過身,有點意外爹爹的問題“不過.........不是很熟”
我撒了謊,下意識的.....有什麽在阻止我將這兩個人的關係聯係起來......
“嗯....你可以離開了”又回復到工作狀態,仿佛剛才的問話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是!”

三、
怎.......怎麽會這樣?
茫然的看著先後穿過我和爹爹身體的刀
四周人們嘴邊揚起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

“爹爹!”
猛抽出插入腹中的刀,奔向緩緩倒下的爹爹
難以置信!
爹爹的表情顯得空洞得令人心碎
番茄握著刀站在一邊
那是.....銀銀的刀!
他的臉被低垂的劉海擋住
讓人無法探知他現在的表情為何

忍著身體的劇痛
盡最大所能的使用瞬步將爹爹送囘四番隊療傷
接下來的一周裏
爹爹持續著高燒不退的昏迷
嘴裏不停的呢喃著“爲什麽.....爲什麽......”

PART B
一、
“喲,早上好,binofish學長”
“早上好,番茄”
番茄和同期們説笑著從我身邊擦肩而過
僅僅是出於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
再次相遇,沒有人提起那詭譎的一晚

二、
“爹爹”我盯著自己握在門把手上的手“今天早上.....我踫到番茄了”
“.........嗯”若有似無的回音從背後傳來,沒有任何感情
“看起來還是老樣子呢....他”用力攥緊門把手,我盡力讓自己的聲音聼起來自然。
“binofish!”爹爹冷漠的喊出我的全名,聲音不大,卻差點將我手中的文件震掉。
“你的工作都做完了麽?怎麽還有空在這裡磨蹭?!”
“是!對不起!”
狼狽的離開辦公室,我長吁了一口氣....
果然,雖説身體的傷容易好,但心理的傷害就..

三、
“果然.....是這個結果呢......咳咳”
儅我找到番茄的時候
他已經是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之中

“這是你自己欠的債”
我撫摸著自己的愛刀,考慮著是陪陪這臨死的人聼他的懺悔,還是給他一個痛快。
“我還以爲是楊一教官呢,呵呵咳咳咳....”
番茄掙扎著側過身子,想要面對我
“你和我爹.....不,算了.......”
現在說什麽都没用了,我面對的只是个將死的人,既然人都要死了,那麽他以前做的事情我也懶得去計較了....

“楊一教官.......不會來了麽?剛才......沒有看到他呢....”
番茄的聲音漸漸嘶啞,
他早就料想到自己會這麽死去吧
所以幾乎連反抗都沒有
“還想....如果能死在他的刀下.....該有多好......”
“如你所願!”
爹爹突然從黑暗中踱步而出
三花在他手中嘶鳴顫抖
他走到番茄身邊蹲下,伸手遮住他的眼睛
然後
用三花砍下他的頭顱
乾脆的,如他所願

“爹爹.....”
看著爹爹落寞的背影突然覺得他離我很遙遠
“蕃茄要我告訴你.....謝謝”
“啊”

PART C
一、
該死,該死!
我怎麽也没想到居然情勢會變成這樣
最疼愛的妹妹居然對爹爹痛下殺手
而下一個目標居然是爺爺?!

心急的加快腳下的步伐
面前的路卻好似沒有盡頭
爺爺、妹妹
你們一定要等我!

二、
“真是可惜呢”mini隊長輕挑起雅思明的下巴惋惜道
“我還真是很喜歡你的喲,儅知道最後居然會和你對決的時候,我幾·乎吃不下晚飯呢”
“没什麽可惜的!”雅思明撥開mini隊長的手,順了一下頭髮
“呐,我說,”mini隊長無所謂的笑笑
“明年的秋天,再去我傢後院摘柿子吃吧~”
“啊”
手起,刀落

NEVER ENDS..
[PR]
by binofish | 2006-11-05 14:59 | Novel

二重夢

具體怎麽開始的已經沒有印象了
只知道滿眼全部是被感染的人,黑色的
那種好像蜘蛛一樣的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東西一旦沾上人類就會立即侵蝕宿主佔領大腦
宿主整個成爲近黑色的皮膚,無主見的被那怪物控制四處攻擊其他人,借機增加其同伴
這時的我要說不害怕當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居然還有一群被稱作"白淨化"的一群人,好像是專門來對付這種東西的.....
而且我竟然還看到了四月一日和百目鬼.........OTL

這到底是什麽夢呀!!!!
居然事隔N年又讓我夢到一次.......
[PR]
by binofish | 2006-09-24 22:59 | Novel
“老師,你到現在都沒有結婚難道是在等我麽?”低沉的笑聲回蕩在房間裏。
“你的自信還是那麽汎濫呀!”良始閉目享受著對方的服務,恰到好處的力度讓緊張一天的肌肉逐漸鬆弛,如果避開這個人本身的性格不說,單就那雙手而言自己還真是挺滿意的。
“真過分呀老師,只是看上了我這雙手而已。”雖然是在抱怨,可語氣裏可找不到一絲這樣的氣息,倒是融合著些許笑意。手上的動作也没因爲對方清冷的態度而有絲毫的怠慢。
良始把頭埋在抱枕裏,不讓他發覺的輕嘆了一口氣。
他當然明白自己看上的不止是他的手,但如果把自己的心情說給他聼的話,這傢伙的自戀程度大概又會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吧……
想到那樣的情景他忍不住呲笑出聲。
“老師,想什麽呢這麽好笑?”
耳邊突然響起的聲音伴隨著對方呼出的熱氣擾的他一驚,良始連忙想要翻身坐起來好遠離這影響他思緒的源頭。
可是,不知對方是有意還是無意將他牢牢的壓制在沙發上動彈不得。
“說給我聼聼嘛,是在想我麽?”明知道就算他會想到自己也不會想到多好的地方,但只要想到自己佔據著他一部分思緒他就覺得莫名的興奮。
“老師……”
他相當明白自己對他的影響力,就如同他對自己一樣。
想當年他花了3年的時間才真正侵入了他的生活,又花了1年讓他解除對他的戒心。
接下來慢慢的對他進行似有若無的引誘,一直到現在他有自信他已經離不開他了,暗笑一聲,自己還真如老師所說的自信心汎濫呢!
按摩的手沒有停下來,只是力度逐漸減弱,一只手撐向沙發邊沿,另一只手在良始的背上四處游走,撩撥著他脆弱的感官。
“讓我起來,我讓你來只是為了給我做按摩的。”雖然有點惱怒,但良始努力讓自己的口氣聼不出任何情緒來。
“呵呵……”笑容在他唇邊盪開,果然是這樣子。
他將頭更加靠近他的,嘴唇若有若無的掃過他的耳廓,很滿意的看到身下人呆愣了一下。
“老師,我愛你。”
原以爲就算身下人不會高興的囘抱住自己,至少也應該感動或者再不濟也應該是驚訝的看著他,卻萬萬没想到等到的居然是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推離沙發。
“你可以走了……”順了順揉皺了的襯衫,良始緩緩吐出逐客令,他不可以讓他繼續呆在自己身邊了,他會毀了他的。
“老師,你在害怕什麽?”
扒了扒頭髮,他不以爲意的走囘到沙發坐下。
他仰頭靠在沙發上沒有看他。
“……”相當長一段時間的沉默,兩個人就保持的原有的姿勢一動不動。
“該死!”不知是誰低咒了一句。
良始側身抓住旁邊人的衣領,一個用力推倒在沙發上。
不等他做出任何反應便含住他的嘴唇舔吮,雙手也不懂收斂力道的在他身上亂摸一氣。
“等等,老師,等等……”他一把將他的手抓住,有些好笑的看著他。
“難道說你也喜歡我麽?”雖然眼前人的行爲已經說明了一切,但他還是希望聽見他親口說出來。
“你不是一向自戀麽?”良始彆過頭,喘著氣。
“良始,良始……”
低聲輕喚著曾只能在心裏默念的名字,他抓住他的手向上一提,讓他趴在自己身上無法離開,然后用另一只手順著他的背往下游走,一路撥下他的衣褲。
兩條腿用力擠進他雙腿閒,輕輕摩挲著他的欲望中心。
“嗯,嗯……”良始放鬆全身的力量腦子完全被下體傳來的舒服感佔據著。
就在他覺得自己幾乎高潮的時候,對方居然毫無先兆的放開了他。
“唔,你……”良始不解的看著他的眼睛,差點迷失在那兩汪深幽的池水中。
“叫我的名字……”他誘導著他,鬆開禁錮他的手,轉而在他身上點燃新一輪的火種。
“唔……”因爲身體裏突然進入異物良始悶哼了一聲。
“叫我的名字,老師……”他輕輕抽動在他體内的手指,感受到他的内部包圍著他。
“風……風閒……”他顫抖著出聲,想要逃離他帶給他的異樣感覺,卻又像離不開水的魚死死攀住他的身體。
“老師……”
他狠狠的頂入被他鬆弛過的身體,完全的充滿他。
用一個夜晚,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他也得到了他。
[PR]
by binofish | 2006-06-09 18:45 | Novel

间隔

我曾以为离你很近
等伸手想要触摸的时候
才发现其实我们离的很远........

早就应该知道不该怀抱希望
却总是充满了幻想

那么这次.........
请离我而去吧
别再靠近了........

这是我不能承受之重.......
[PR]
by binofish | 2006-05-20 14:27 | 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