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開始是M魚


by binofish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执恋-海白【隱浮白/海浮,附带京浮】

艰难的睁开眼,触目皆是......刺眼的白........
这是哪里?我怎么了?
“啊,你终于醒了”转过头看到一张满是疲惫的脸庞充满了喜悦,为了什么?是为了自己么?
“你.....”张开嘴才发现嘴里干的连发出的声音都是沙哑的。
“啊,你别出声,等我给你倒杯水来。”男人匆忙起身,却突然向旁边倾倒。
他伸出手,愣了下,不知道是想要去扶他,还是收回来。
“小心点。”另一个人的出现,挽救了面前人和地板的亲密接触,虽然地板上铺的是榻榻米,但他不觉得面前一脸脆弱的男人能经得住这么一摔。
“我来吧,你休息一下,浮竹”穿着夸张花色T-shirt的男人将那个人抱到旁边的棉絮上。
那男人脸上难掩的温柔让他不觉握紧拳头,心里好像被什么梗住了一样,很难受。
“喝完水就先睡吧,有什么想问的等明天一早再说。”花色T-shirt男人看着他把一杯水喝完,转身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留下了这么句话。
“....啊.....嗯........”躺下身,他转身看向睡在离自己不远处的男人对自己笑了笑,不知为何有种安心的感觉,渐渐的进入梦乡。

他正坐在那里接過面前人給他泡的茶,慢慢品嘗起來。
浮竹看著他,剛剛兩人大概聊了下,好像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記得了呢......
他苦惱的想著,雖然就算將他留在身邊照顧他也不是什么很困難的事情,可是不能再給店長添麻煩了,只有......拜托那個人了吧.......
“唉......”輕輕嘆了口氣,引得對面的人面露擔心的看著他。
“我沒事”浮竹笑笑,居然連他都來擔心他了,自己是不是表現的太脆弱了呢?
“白哉”他叫出他的字,“雖然不愿意,但是很抱歉我沒辦法把你留在身邊照顧。”
“.........嗯”放下手中的杯子,低下頭輕輕的應了一聲。
“啊,但是”就算頭發擋住了他的臉,浮竹還是能夠想象得到他脸上一定布满了失望,連忙補充道“我讓京樂去聯系了一位朋友,他一個人住,你可以暫時住在他那里直到你恢復記憶為止........我”
“叩叩”話還沒說完紙門上便響起兩聲輕輕的敲門聲,門被拉開,來人身著一件黑色褶皱衬衫配上一条简单的靛蓝色TYPE 1牛仔裤,脸上挂着看起来很耀眼的笑容。
“打擾了”他走到白哉身邊,随手扒了下因趕路而略顯凌亂的頭發,然后弯腰看了身邊规矩的坐在那里的人一眼。
“就是這孩子么?”京乐已经在电话里把他的情況簡單了對他做了個說明。
他想反正自己一个人住,而且对方也是个能够进行简单生活自理的男孩子,虽然对于这孩子的来历充满了好奇,但因为是浮竹的拜托所以他也算欣然接受。
“那我们走吧”海燕笑着向白哉伸出手道。
白哉抬起头看着他的脸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浮竹。
既然是他决定的........这个人应该可以依靠吧........

“啊,家里只有一张床,你不介意和我一起睡吧?”一到海燕家里,他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抓了抓脑袋。
“.......嗯,没关系”刚说完就有一只大手伸过来揉了把他的头发。
“这就对了嘛,既然有那么好听的声音干嘛总不作声呢”想到一路上不管他怎么找话题,这孩子总是不和他搭腔,搞的他怪郁闷的。
现在总算是出声应和他了,说完哈哈笑了几声,便带着白哉熟悉家里的环境。
在家里逛了一圈,白哉很讶异这个独身男人的家里居然这么整洁,连厨房也是。
“嗯....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出去吃饭吧”海燕拿上门钥匙转身准备往外走,却突然感到衣角被拉住。
“在家里吃就可以了”白哉松开了手说道,他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麻烦。
“虽然你这么说”海燕扒了扒头发,好像很苦恼的样子“可是家里什么能吃的都没有啊....”
作为一个作息时间极其不稳定的刑警,虽然家里被某人强制性塞满了家居用品,可他一次都没有在家里开过伙,每次都是在外面随便买点什么解决一下就好了。
“...........”白哉沉默了一下,然后猛的抓住海燕的手“那以后我来好了!”
“啊?”他突如其来的话让他一时没会过意来。
“我应该能做的”白哉语气坚定,他觉得自己应该做过类似的事情。对于厨房里的东西他有种熟悉感,大概自己有记忆的时候曾做过吧。
“就凭你这小身体么?”海燕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别担心,虽然我的薪水不多,但供我们俩吃喝是绝对够的~”
白哉皱皱眉头没有再说什么,懒得理他的径直向大门走去。
果然还是个孩子,海燕呵呵的笑着跟了出去,幻想着以后的生活一定不会枯燥。

第二天海燕难得的在正常的下班时间回到家里。
一进门就闻到扑面而来的饭菜香味,心里想着难道是她心血来潮的来给自己做晚饭么。
走进饭厅看到满桌看起来很美味的食物。
“诶,他们走了么?”海燕迫不及待的拿起已盛好饭的碗,大快朵颐起来。
“谁?”白哉一脸茫然,看到对方开动了自己也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哄鹤啊【空鹤啊】”海燕满嘴饭菜有点吐词不清“唔素她还人来握的么?【不是她带人来做的么】”
“我做的。”
“嗯.....啊?啊?咳咳咳咳......”差点将饭一口喷出来,不知道该咽还是该吐的饭粒呛得海燕眼泪直流。
“我说是我做的”有这么难以相信么?自己不是和他说过么....白哉面无表情的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咳咳.....谢.....谢谢”他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接着说道“你居然真的会做饭?!你恢复记忆了么?”
“好像就记得怎么做饭”他摇摇头“其他的还是都不记得。”
“哦...”海燕应了一声,心里嘀咕着这孩子家里是怎么教育的,怎么这么小就要求会做饭菜了呢?
待他把桌上的菜全部席卷一空,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以后,伸手又揉了下白哉的头发,满足的叹了口气。
“那么以后的三餐,不,两餐就够了,就拜托你了”开心的继续将他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揉乱,“中午的话你就自己弄点喜欢吃的,晚上我会尽量准点回来吃你做的饭。”
“嗯....”没有阻止对方揉自己的头发,只觉得耳朵有点烧的慌。

“唉呀,你们这样简直就像新婚夫妇嘛”走在回家的路上,白哉想起终于知道是海燕妹妹的那个她,在又来过几次家里以后,给他们俩目前的生活下了这么个定义,“虽然那个妇有点过于年轻....哈哈”
“呵”白哉轻笑了起来,突然愣了下, 有点不自然的咳了声收回了笑容,继续向马路对面走去。
海燕今天外出办案完毕,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前面刚买完菜往家里走的白哉,正想要开口叫住他,却突然听得他一声轻笑,头发下若隐若现的耳朵微微泛着红晕。
他也愣了一下,然后傻傻的笑了起来。
原来那孩子也会笑也会害羞啊,真可爱。
加快步伐想要在他过马路之前叫住他,突然路边一辆货车猛的加速朝他冲了过来。
“小心!”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在白哉感觉到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正要回过头来看的时候。
离他不远的路边一辆货车突然冲了出来,可是目标不是自己?那是.......!!
当海燕意识到对方的目标是自己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往回跑了。
就在这时他有人叫了一声小心,然后自己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开。
货车也好像失去了控制般笔直的向马路边的店铺撞了进去。
“白哉!白哉!”马路上没有人影,海燕吓得脸色惨白,他冲到货车撞进的店铺里大声的呼喊着白哉的名字。
“海........海燕先生.........”车头的废墟处传来微弱的呼喊声。
“白哉!”海燕寻着声音看去,店内灰尘漫天人影绰绰,让他看不清他具体的位置。
“你等着!白哉!”他焦急的搬动着门口被撞落的石块,他的声音在发抖“没事的,你别动,我马上救你出来!”
“..........”白哉张了张嘴,好像说了点什么。

待到交警和消防队员们将现场处理干净,海燕却得到一个意外的答案。
伤者只有一名成年人,好像是上次海燕处理的案件的关系者,没有看到小孩子.........
没有?
当浮竹和京乐得知海燕出交通事故而赶到现场的时候,只见他拉住一名交警的衣领猛的来回摇晃,嘴里大声重复的嚷嚷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我明明刚才还看见他在里面的!怎么可能没有!!”
他们赶紧将他从交警面前拉开,浮竹不停的向对方道歉,好在对方已经得知海燕的身份和事件的起因而没有过多的责难他们。

接下来的日子里,因为担心海燕目前的状况伤害到自己。浮竹不得以在征得店长同意后,强行的将他留在店里留在自己身边好看住他。
直到自己旧疾复发住进医院,海燕才因为担心他的病情而使得激动的情绪稍有平息。
“海燕,你要注意身体,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太让人担心了”浮竹躺在病床上,苦口婆心的劝着面前不修边幅的憔悴的海燕。
“嗯,我没事的”他抬起头勉强的将面部肌肉拉扯成一个笑脸样。

“哥哥,白哉哥哥,你看~呵呵~”窗户外传来阵阵的欢笑声让海燕的身体猛的一阵。
“唉?海燕?你要去哪?”看着他突然站起身连撞倒的椅子都来不及扶就冲了出去,浮竹担心的赶紧下床想要追过去,却被刚进门的京乐给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快去把海燕追回来,他现在的状态很容易出事!”浮竹有点恼怒眼前人出现的不是时候。
“别担心”京乐将他抱回病床,用食指在他唇上轻轻一点“他没事的,相信我。”

“呼呼.......呼呼..........”气喘吁吁的跑到医院的后庭院,海燕扶住一棵树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则死死盯住前面不远处的背影。
“白哉哥哥~你渴不渴?我给你买点水去吧?”短发的女孩子跑到那人面前,看着他点了点头又跑开了。
“白......哉......?”海燕从树后走了出来,不确定的喊出对方的名字。
眼前的人转过身来,虽然年龄让他觉得不对,但是样貌没有太大的变化。
“海燕......先生?”白哉的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疑惑的表情。
“果然是你!”他大步上前一把抱住他。“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长得这么大但真的是你!你没事太好了!”
“你是谁?”刚才去买水的女孩一回来,看到一个脏兮兮的男人抱住自己的兄长,激动的简直要尖叫出声“快放开我兄长,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啊,这孩子是谁?”海燕稍微松了点劲,却还是怕他又突然消失一样从背后圈住他,疑惑道。
“这是舍妹,朽木露琪亚。”白哉皱了皱眉头,却没有拉开他的手,“露琪亚,这是志波海燕先生。”
“别再叫先生了,就叫我海燕吧~”仿佛这几天的不眠不休都没有存在过,海燕觉得自己现在好像又充满了活力,一边向白哉撒娇似的抱怨一边和露琪亚打着招呼。
“啊,你就是兄长醒来之前一直叫着名字的那个人啊?啊!”冲动的把话说出口,感觉到从兄长身上传来的冰冷视线,露琪亚心里大叫着不好了。
“唉?醒来?什么醒来?”海燕一脸茫然。

接下来的几天,海燕靠着本就生的英俊的脸庞和会哄女孩子开心的手腕,从那名叫露琪亚的女孩口中打探到不少的消息。
后来又咨询了不少朋友,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连了起来。
大约是朽木白哉因车祸导致意识丧失,因为并没有死亡可灵魂却离开了身体,变成为了生灵四处游荡。
然后阴差阳错的被海燕带回了家,又阴差阳错的因为另一场事故而使得灵魂回到了身体里,前几天才苏醒了过来。
不过让人不解的是,一般来说生灵回到身体后,身体的主人应该是记不得任何那段时间的记忆的。
可是他却记得的很清楚,海燕的朋友断言其原因应该是那人心中对那段记忆抱有强烈的感情才导致的。
当海燕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对着白哉傻傻的笑了一天。
“浮竹病的还真是时候........” 海燕把额头顶在白哉的肩膀上,闷闷的说道“不然差一点就错过了.......”
“不要乱说”白哉想要把他拉开。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海燕抬起头,定定的看着白哉的眼睛。
“什.......”还没等他说完话,对方的唇就欺了上来。
他深深的吻住他,将舌头探入他的口中,双手紧紧的拥住他不顾他的挣扎,他差一点就要失去他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他微弱的颤抖,白哉放松身体任他吻个满怀。

“好了,大团圆,小孩子别看了下面的少儿不宜。”京乐一手搂住浮竹的腰,一手揽过露琪亚的肩头,将两人从门边拉走,来到浮竹的病房。
“唉?唉?”露琪亚不依的想要挣脱,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有点担心兄长受到欺负。“放开我!”
“你现在去的话,也许白哉会生气.......也不一定。”浮竹好像想通了什么,笑着靠倒在京乐怀里。
“不会吧........”小丫头有点犹豫了。
“别担心了”浮竹拉过露琪亚的手拍了拍,“他们会很幸福的!”

是啊,他们会一直这么幸福的。
[PR]
by binofish | 2007-01-29 23:13 | 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