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開始是M魚


by binofish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霧氣朦朧

1、今天早上武漢下了場大霧,我出門的時候大概7點,在霧中能見度不足20米。
總想著會不會就這樣走著走著就和什么東西撞上了.......
汗,好吧,我并沒有瞎,沒那么夸張.....
為什么天氣一不好的時候公汽上的人就會爆多呢?OTL
直到1個多小時后我到了公司霧氣才幾乎完全散掉。
今早機場的早班機也被延誤了不少吧?
為什么我總是想到飛機呢?又想跑路了么.=______,=

2、中午超想睡覺........OTL
簡直連眼睛都睜不開了,可平時的作息時間都一樣也沒看犯困啊.....
難道真的是因為春天來了?或者是因為難得的好天氣?
哈欠連天~~~~~~~= =

3、上車不主動投票的廢柴們都給我去死吧!去死呀!!

似水也流年<<——其實和下面的文章絲毫關系也無= =|||



用一块小绸布擦拭每一件茶具,再用纯白全棉的茶巾擦净喝茶用的茶碗,接着用茶筅将茶粉和水的搅拌均匀,并点出一层厚厚的泡沫,浮竹將茶碗分別遞給面前的三位女性。
“好香”“好好喝”品者在嘗了碗中的茶后,贊嘆不絕于耳。
“夫人們喜歡就好”浮竹也喝了一口自己點的茶,看著她們微微露出笑臉。
其實真正的茶道工序很復雜,可為了不讓面前的女性等的太久,他將那繁復的程序盡量縮減,好在對于茶本身的味道影響不大。
“浮竹君真是很溫柔呢”其中一位夫人放下茶碗感嘆到,馬上得到了另兩位的附和。
“是啊是啊,留在這里實在太可惜了,不如搬到我們那里吧”另一位夫人傾上前去握住他的手說,有什么東西落到了他的杯中。
“啊,你太狡猾了”坐在最靠門邊的那位夫人一把從第二位夫人手里搶過浮竹的手,側身擋住想要再次把手搶回去的夫人,兩人互不相讓的擠兌著對方。
“夫人們”浮竹看到面前人幾乎不可收勢的局面,出聲道,“如果因為浮竹而讓夫人們起爭執的話,那么看來浮竹果然不適合與夫人們一起品茶...”
趁夫人們松勁的空檔,浮竹不著痕跡的抽出自己的手來,再次品嘗了一口茶。
“啊啊,千萬別這么說”三位夫人趕緊回復正態,對自己剛才的失態感到抱歉。
“那...那么謝謝招待,我看我們也應該走了”三位夫人欠欠身離開和室。
浮竹移到另一側敞開的門邊,閉目靠坐在小走廊的木柱旁,傾聽竹筒敲打石頭的聲音。
有時候他覺得就在這里這樣過一生也是件很愜意的事情。

“........哈哈,春水你真是太有趣了!”
從廊外傳來陣陣年輕女子的笑聲。
“春水?”浮竹睜開眼皺了皺漂亮的眉頭,他這么允許別人叫他么?
連他.......連他都很少那樣稱呼他.....
頭有點熱暈暈的,是剛才正坐得太久了么?
浮竹將外衣稍微敞開了點,決定不去理會廊外那幾乎影響他情緒的聲音。

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撫摸自己的臉,浮竹猛的抓住要繼續往下撫摸的手。
睜開眼睛卻看到剛才一起喝茶的其中一位夫人正臉帶略微驚恐的看著他。
“夫人?是.....落下了什么么?”看到是熟識的人,他松開了手,將衣服拉正詢問道。
“十、十四郎....”夫人頓時臉上通紅,深吸了一口氣好像下定了什么決心似的,一把將浮竹推倒在地上。
“我,我喜歡你!請讓我成為你的人吧!”
“夫人,請不要和我開玩笑了。”浮竹掙扎著,卻發現自己幾乎使不上力氣。
“別掙扎了,你剛喝的茶里被我下了藥的,就算我放開你過一會你也會求我碰你的!”夫人的臉色漸漸回復正常,她看著掙扎的他訕笑道,一點也看不出來她居然是他認識的那個有涵養的貴婦人。
“放開我!”浮竹難得的動了怒,努力的想平復身體里慢慢涌上的熱潮。
“哼哼,裝什么貞潔呢?”夫人似乎也被他的掙扎激怒了,“你們做這行的難道還有所謂的貞操觀念么?要不是我們拿錢來養你們,你們這種人還有什么用?!”
“請你出去!”浮竹很清楚自己處于一個什么地位,但被人如此挑明的說,那看似堅強的內心依舊被劃開了一個傷口。
“咳咳咳咳咳咳......”也許因為過于氣憤,浮竹突然猛的咳嗽了起來。
“你...”夫人稍微放松了點對他的鉗制。
“哇....”喉嚨一股腥甜,浮竹突然吐出一口血來,他以手捂嘴,避免血液四濺。
“啊...”本以為對方是為了逃離她而故使手段,卻沒想到是真的咳血。
“對...對不起...”夫人好像也覺得剛才自己說的太過分了,趕忙想上去攙扶他。
“請.....咳咳.....請您回去吧....”浮竹沒有想要責怪她的意思,現在只想讓她趕快離開,他不希望有陌生人看到自己虛弱的樣子。
“對不起!”夫人拿起自己的東西,對著他鞠了一躬,趕快退了出去。

浮竹閉了閉眼,本來體內的藥效就在作怪,現在又加上咳血,不知道老板知道了是不是會生他的氣。
“你啊,真是對任何人都太沒有戒心了”一雙白襪停在自己身邊,耳邊傳來一聲不知是抱怨還是嘆息。
“......京樂”他聽出了對方的聲音,很意外本應在廊外的對方居然會出現在自己身邊。
“你...都聽到了么?”浮竹咬咬嘴唇,聲音幾乎細不可聞。
“你說的是什么?”大手一撈,京樂春水將癱軟在地上人摟入懷中,帶到房內。
“.............”看到對方起身關上走廊的門,從聽到聲音趕來的侍者那拿來干凈的毛巾并吩咐不要進入打擾的一系列動作,浮竹心里有種不知道該怎么形容的滋味。
“那又怎么樣?”京樂回到他旁邊把他抱回懷里,一手微微扯開他身上的衣服并探入和服下擺中摸索。
“你干什么?!”體內暴走的氣息漸漸平息,不再咳嗽的浮竹意識到對方的動作又要掙扎著起身。
“你都這樣了我還能干什么呢?”一把握住對方的要害,京樂痞痞的笑道。
“啊....”浮竹覺得有股快感直沖大腦,不覺抓緊他的衣服。
“大概那藥里綜合了迷藥和春藥的成分吧,”緩緩揉搓著手中的熱源,他難得一臉正經的分析到,“不過還好你喝的不多,大概釋放過一、兩次然后再好好睡一覺就好了”
“你.....啊......放開,我自己來,呀!”浮竹想要拉開他的手,卻沒想到他在聽到他說的話后握緊了幾近崩潰的頂端。
“你還是乖乖點比較好,剛剛吐了血現在又渾身無力的,我不會對病怏怏的你再做多什么的,我還想多活幾年吶,呵呵~”說完松開了鉗制住他要害的手,又開始新一輪的愛撫。
“嗯.......哈啊.......啊.......”是啊,現在的自己對他來說也只是個累贅吧?暗自嘲笑了自己一聲,便放松身體隨京樂的手而輕輕顫動。
“乖”感覺到懷里人緊繃的身體漸漸放松,京樂低頭在他耳邊輕輕說著話,漸漸加快手上的動作。
“不....嗯.......不要......啊啊.......”耳邊的低語好像催情劑一樣,讓他更覺得全身血液都往下身集中奔去,他將頭埋入他懷中,可嘴里的呻吟依舊不可抑制的流瀉了出來。
“.......浮竹......浮竹.......”京樂反復地在他耳邊輕輕呼喚著他的名字,臉輕輕的觸碰著他的頭發。
“啊...哈啊.......啊啊!!”在對方輕柔的呼喚聲中,他在對方手中釋放了自己。
“還好么?”京樂感覺到手中的剛釋放過的熱源又堅硬了起來,他不確定他是否還有體力經歷下一次的高潮。
“我.....我沒事......”浮竹動了動身體,突然感覺到身下有東西抵住了他,他抬頭看他“你!?”
“沒關系”京樂笑了笑,借著剛才他釋放的精液做潤滑又開始上下套弄他的硬物。
“嗯...啊.....你.....你別管我了.....”浮竹偏過頭去咬咬牙,“去找個女孩子也幫你解決一下....吧......”
“....呵呵,我可只有你呀”從他靠著的胸前傳來的陣陣顫動讓浮竹就算沒看到他的表情,也知道現在他臉上一定掛著讓他想一拳揍掉的笑容。

再次在對方手中達到高潮后,浮竹因為過度的快感而暈了過去。
京樂小心的將他放到榻榻米上,脫下他已被汗浸透的和服,用干凈毛巾將他打理干凈。
換上了干凈和服后給他蓋上早已準備好的棉被。
希望他明天早上起床不會發燒就好了,京樂站起身深吸了幾口氣,讓興奮的身體漸漸平靜下來,然后準備往外走。
腳下頓了一下,他放下毛巾重新走回睡著的人的身邊,低頭輕輕在他唇上印上一吻。
“好好睡吧,我的十四郎...”

聽到紙門被關上的聲音,浮竹慢慢睜開了眼睛。
他伸手撫上剛被觸碰的嘴唇,那個幾乎算不上吻的親吻,讓他覺得嘴唇上火燒似的熱。
“春水......春水......”
心里默念著那個讓他迷茫的名字,浮竹含著笑,沉沉睡去。
[PR]
by binofish | 2007-01-24 14:30 | Novel